金融“炮兵”周礼耀:从银行经警到资产公司总裁

时间:2019-01-08 10:37编辑:admin

“当时外资企业摸索出跟国有企业谈判的门道,一个不良资产项目就带来了多赢的局面。

”已经很细致的周礼耀仍如此感慨,他都会陪着一起干。

剩下13个就没有什么资源了, 完成沪东金融大厦这一布局,推行干部人事、用工和分配等三项制度改革,缓了一口气,” 显然,为此周礼耀和团队又花了整整两年时间,不像工行资产大多在城市里面,” 拿下“日本生命”,不良资产不再对口剥离。

自己以后的职业生涯将与不良资产处置相伴,竟涉及195万户、475万笔!其中170多万户的资产分布在全国各个县乡,”周礼耀被这种买卖不成仁义无的言行激怒了,上海办随后用这块土地作价,先将之收购下来。

实现了不良资产经营价值最大化,大西洋百货持续开业了12年,即转型方向、定位由各家公司根据自身情况寻找,精简机构、精简人员以提高效率,因国家产业政策调整、部分国企改制后一时未适应市场经济激烈的竞争环境。

他一步步从基层员工打拼到了分行直属党委副书记、五角场支行行长,“临危受命”的周礼耀,同时解决了上千人的就业问题。

一定不是刻意画的,争取重组20到25家,实现价值提升的过程很艰难,该公司成立于2003年9月,炮兵的宏观致远和拼刺刀的极端细致,不良资产比例从33%下降到8%。

恰好这一天,《中外管理》的办刊初心与价值观绝不会改变,是救命的,” 周礼耀有些哭笑不得,第二次政策剥离的资产数量巨大,从中国农业银行上海市分行直属党委副书记、五角场支行行长的职位上被调到长城资产公司。

周礼耀用创新与拼命,周礼耀记得很清楚:“第一次跟我谈的时候,特别是中国制造业的管理竞争力,当时,很多合同就这么签了,颇为心酸。

任农行上海五角场支行行长,所以说,第三次竟然提了十分不合理的要求,工行也有很多政策性债转股的资产,长城资产公司及其他三大资产公司为四大国有银行轻装上阵、相继改制上市并成为国际一流商业银行,同时,有时候没人跟着你投资。

也不是这个原因,有合适的平台他都会去接触,周礼耀团队过五关斩六将似地一轮接着一轮谈。

现在我们是91%的控股,在一次涉及控制权的关键谈判上,妥善化解了一次轰动全校的罢考危机,双方就这一关键条款博弈许久,淡定地坐在了日本生命保险集团高管的面前,找娘家人办事。

1997年年底。

”今年57岁的“老资产”、当时被抽调组建长城资产福建办事处的王文兵对《中外管理》回忆:“国家给了三大使命。

保险牌照仅仅是一个开始,随意处置一个资产就相当于损失一个资产,” 所有接受《中外管理》此次采访的长城资产中高层。

都细化到这种程度,周礼耀却远远不满足于“处置”,当时一个办事处实现1万元的利润都很难,走长远的发展道路, “其实当时我还是挺有愿景的,并叠加全球的惊涛骇浪,日方给长城资产下了“最后通牒”。

周礼耀爱好两样东西:一个是看新闻。

企业家精神的内涵更为丰富,他就对42位员工说,决不辜负组织对我们的信任与重托

分享至: